离号出走的Del

换号修炼,还会再见的。

【郑徐/景熙生贺】明年今日-中篇-全文完结

【郑徐/景熙生贺】明年今日-全文完结

By:del

 

*不知道重置了多少次。总之大概是最后一次。景熙生快。

 

1

 

徐景熙飞机晚点到G市的时候手机里存了七八条战队不知道谁发的短信。

 

没有办新的省内卡,电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打不通,没办法,他只能去取行李。周围都是说粤语的,听不懂。

 

已经挺晚了,天即使没黑,路灯都亮起来,看着挺繁华的。滚轮拖着轰轰响的他排在出租车的队伍里,后来终于轮到他说“去蓝雨俱乐部。”稚气未脱的,至少那年还是小孩子。裤子里放着短期身份证,明明该是个高中还没到的年龄。

 

“那边在修路,要早一条街下车。你认得吗?”司机扫扫他的行李,开了后备箱给他放。

 

“有……有人来接我”——大概吧。他有点不确定,拿着手机继续看。

 

——再不来没有晚饭吃了啊?

 

——这边在修路,压力山大…我还是去等你吧。

 

然后徐景熙就突然有点安心。

 

 

2

 

蓝雨迎接新人一向是KTV,G市的人粤语歌唱一溜儿熟,就算是刚进训练营也得受他们一圈“照顾”。

 

说到底徐景熙还是有点不适应,或者说是副队一个人的歌唱下来他都要开始怀疑这听的究竟是什么语言了。

 

“老郑,你要不要唱了啊?”黄少天又一次切掉自己上不去的音准备喝水休息。郑轩那个时候坐在徐景熙旁边还打算装一会木头。

 

“压力山大…黄少求放过。”他这么说着,又妥协的站起来。“不太会唱歌啊…”

 

几个前辈可劲鼓掌给他,郑轩只能点。

 

调子挺熟的,徐景熙似乎都记得自己有在哪个电台听过。

 

明年今日。

 

和十年一个调子,哪个电台曾经听过。还是听不懂他只好摇头。

 

 

3

 

刚开始来训练营看新人的其实基本都是郑轩,他最喜欢偷懒,不让训练的活都接的多。

 

其实蓝雨本来不是和尚庙,训练营刚开始有个小姑娘。只是没多久哭着说要回家。

 

战队归已经成立几年,基础设施还没有全部完善。夏天谁都见过淋浴室里墙上爬着的虫子,不止一只两只。

 

晚上回去的三三两两,不是本地人,徐景熙没办法。

 

“还不走啊…”郑轩坐在旁边的空位子上打了个哈欠,看着他继续训练。

 

徐景熙是守护天使职业。四期的新人张新杰在联盟杀出一道光景来人人预言霸图夺冠。其实有些挺不公平的这条路指着未来联盟治疗的导向。

 

他叹气,单治疗的训练自己给自己加了一组。

 

“你在组野队吗?”打到一半郑轩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嗯。”

 

“压力山大…留个空。”他开机,在公用放账号卡的小盒子里翻翻找找终于拿出了一张弹药专家的账号卡,“勉强用一下吧。”

 

徐景熙就想,郑轩的压力其实不比他小。他前面也有一个无比亮的光源找的所有人都不会再睁眼,是张佳乐。

 

“灵魂语者,组个队。”郑轩咳一声“我在你前面。”

 

 

4

 

冬天的时候郑轩去给徐景熙买礼物。徐景熙还没从训练营调入队伍,刚刚成年。

 

“郑轩啊,这是养孩子还是养老婆呢,”前辈拍拍他的肩膀“挺上心啊。”

 

队里的治疗调笑着又故作悲痛“就这么喜欢那个小治疗?”

 

“一直带着人关系比较好。”郑轩那年也还没调上主力,认真严肃又正气的样子。

 

但是他后来就被徐景熙追着打,喊了声压力山大跑在前面。 

 

“不喜欢MP3啊……”

 

“那也不用送个薰衣草色的米老鼠给我吧?” 

 

“这难道不是蓝色?”郑轩回头瞪眼睛。

 

徐景熙觉得很心累。“老郑……你给我记着……”

 

“记着什么?”

 

于是儿童节的时候郑轩又也收到了只米老鼠。粉红色的。

 

 

5

 

一晃时间啊,快的说不出,就和刚刚进队才在眼前一样的来到第六赛季。

 

徐景熙接到战队的合约,从下个赛季开始开始正式进入队伍。

 

他坐的还是不是选首席,算后勤一样在后面,看着队里的人进进出出。

 

郑轩特没干劲,擂台赛完了自己一个人跑下来睡觉,真是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和谁打招呼。

 

徐景熙扔个垫子过去没反应,于是塞了一个耳塞听着歌。迷迷糊糊,又放到明年今日。

 

他就感叹两年快的要命。然后回神郑轩起来打算去团体赛,和他击了个掌。

 

“要赢啊。”

 

“压力山大……”

 

 

6

 

蓝雨还真赢了。漂亮的没话说一人一个奖牌挂着回来。

 

“回去有老婆本啦?”几个前辈开玩笑。治疗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完退役回来拍徐景熙的肩膀。

 

“下赛季就看你了,小徐。”然后是喻文州,笑着表示对他的欢迎。

 

郑轩压力还是挺大的,跟在最后懒懒散散。

 

徐景熙回头想和他说话,没想到被反抢首杀“那个MP3你在用啊”

 

然后郑轩就被白了一眼,还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不过赢了就是赢了,他开心,夏天喝着啤酒就几个人去飙。

 

“这么吵还能不能好。”

 

“他们美着呢。”

 

后辈组一致鄙夷着,几个最后没忍住的也加进去狂欢。

 

“有没有点节操啊你们。”有人在沙发上倒的笑到肚子疼看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去和黄少唱不知道什么歌词奇怪的Rap。

 

郑轩不知道是不是喝的有点多出去一会进来就挤到徐景熙旁边,“下赛季要拿冠军啊。”

 

一股就等着和你一起拿冠军的深情,不该说酒后吐真言徐景熙就纯粹当他喝多。

 

“明年今日。喔哟这首老郑的歌啊。”

 

麦克风没给对他们塞到徐景熙手里,不知所措的时候喻文州又给郑轩递去一个,没办法他们两个人一起唱,徐景熙记不清歌词在他后面乱哼唧,晃下一整首歌。

 

 

7

 

夏天没事干几个人抢boss刷本,分着组最后还比来比去。

 

郑轩偷个懒喊一声“景熙奶我”。然后他们俩就一直分在一个组里,还乐此不疲的捡着烟花放。

 

“狗男男”宋晓一边捂眼睛,和李远组了队乘着徐景熙出去倒水把枪淋弹雨打的满地滚。

 

前面的路似乎很明晰的铺好了一个又一个秋冬,都心怀希望的要往前走。

 

“保护不好治疗要你何用我说老郑你啊…景熙赛场上只奶你一个吗”然后郑轩又在竞技场上又被黄少天打的满地滚。

 

第一次上团体赛之前徐景熙就拍他肩膀“老郑,这次我也压力山大啊。”

 

8

 

战场上郑轩和徐景熙搭档还真不多。守护天使比起牧师的防御能力更要强一些,而且蓝雨还有个喻文州。

 

有场团体赛他们拿下对面就是郑轩的强硬输出。治疗被放生到不知哪里去。团体频道只刷了两个字“不救。”

 

赛后徐景熙经常开着玩笑喊“老郑救我”。

 

“这关系,后辈看了根本把持不住。唉…我看你们还是走吧。”

 

他们还去竞技场特地打2v2的场子。用队友的称呼就是丧心病狂,但是乐在其中的,出去了被不知道哪个共会集火。

 

“压力山大…”郑轩的弹药专家把守护天使护在后面,一个爆缩式手雷正好炸在后面冲来打算偷袭守护天使的玩家身上。

 

 

9

 

一过好久,第六赛季的牛吹了几年。队员换了又来。联盟杀回了著名不要脸三人组,一片惊叹号,都是想不到的。

 

郑轩突然不说话站起来一个人出训练室。隔了会又回来手上凉凉的。

 

几个人看在眼里都不说话。隔着不久晚上能听见喷云南白药的声音。

 

徐景熙敲他门。天气冷下来他泡了个热水袋。

 

“老郑你要不?”

 

郑轩开门,右手的手腕没办法遮掩,是红的一片。

 

10

 

郑轩和徐景熙出去旅游。正好是年末却又放的早了些日子,还不急着回家。

 

战队的信件还是寄了,伤伤残残下滑的劝退的什么都有。几天前郑轩家里就一直给他打电话。

 

“分房间睡吧,怕吵到你……压力山大”

 

后来他们倒没有分房间,住了个套间,两个人就隔着一道门,刚刚开发了些景点的小村镇,青年旅舍也没有太好的条件,咳嗽一声那么一边全都能听见。

 

郑轩想想挺抱歉的,又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就把两个人房间的钱付了帮忙拖着箱子上楼。

 

东西也不多。却不知道为什么沉甸甸的。

 

徐景熙半夜是被电话吵醒的,粤语歌听着熟的很,明年今日。然后隔壁乒乒乓乓最后是开灯的声音。迷迷糊糊也没有听得太清楚。只是听到这么一句。

 

“爸,我还想打。”

 

——我还想打。

 

缓慢又沉重,在夜里格外的明晰,回音好像长长的一直在他耳边。

 

灯没有关,许久没有声音电话好像是断了,他试着打过去发现郑轩已经关机了。隔了一道门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徐景熙放下自己手机翻个身又继续睡。——却是浅眠。

 

第二天郑轩就是顶着黑眼圈的活熊猫造型。

 

“昨天打荣耀了?”

 

郑轩不吱声。

 

“多大点事儿。”徐景熙把人围的乱七八糟的围巾拿下来重新给他戴上。“早饭吃什么?”

 

“请你吃茶叶蛋。”

 

徐景熙也不提,跟在后面踩着影子慢慢的走。听到茶叶蛋他有点出戏扑哧的笑了声。两个人之间却好像更加沉默了。

 

他们又点了别的点了壶茶坐进有暖气的早餐店里。有点热徐景熙摘下围巾。“老郑……”他欲言又止。

 

“嗯……压力山大啊……打完这个赛季,我可能不能再和你们一起走下去了。”那是和昨天晚上完全不同的语气,妥协又疲惫。

 

徐景熙突然就想,店里面暖归暖,但依旧是冬天。

 

 

11

 

夏天终归要来。一年一年,退役也终归要来。

 

蓝雨没有再拿过冠军。第四赛季的几个人已经开始走上轮换。郑轩是退役的第一个。

 

他们只差一步,却在团体赛输的彻底,心服口服的,他看清楚了,站起身来。

 

“老郑?”

 

新闻发布会之前郑轩躺在沙发上睡觉,和之前一样。醒过来他喝杯咖啡,翻了一半。

 

“队服要洗了……压力山大”郑轩手忙脚乱找餐巾纸,停在一半他突然不动“不对,不用了。”

 

于是他接过话筒“抱歉下赛季不能和大家一起走下去…”

 

新闻官点的记者问题就很直白“那么请问郑轩选手,你荣耀生涯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呢?”

 

郑轩揉揉鼻子,口袋里还有半包刚刚徐景熙给他的餐巾纸,他不再继续想就说“我没有和景熙一起拿过冠军。”他有一个冠军。但是徐景熙还没有。纵使有,下次在赛场上保护灵魂语者的也不会是枪淋弹雨了。

 

 

12

 

说真的没什么必要伤感啊。就这么想。他以为自己看的挺开的

 

“老郑的KTV必点啊嘿”都是送行了,送着送着还是要去唱歌,点的到了散伙饭经典都唱了一圈,大家没辙,喻文州给他点了首明年今日。

 

“想想还是挺舍不得的。”

 

“郑前辈不急着回去再在战队里呆着呗,管吃管住的。”

 

郑轩摇头把账号卡不知怎么拿出来塞给徐景熙。

 

“我后天的车。”他和G市一个省,不过是更偏远一点的小城市。

 

徐景熙就抬头“我去送你。”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被喻文州一个动作禁住。

 

郑轩唱他的歌,中间夹夹杂杂的能听到徐景熙的声音。他有点崩了,口袋里放着两张账号卡。

 

不说但是他想说来着。最后他看着郑轩在自己心里默念“老郑,我喜欢你啊。”

 

13

 

还是要走。郑轩穿着蓝雨的队T就拦出租。徐景熙恨不得揍他。

 

“被认出来我又不是职业选手了。压力山大…要我有黄少和队长的人气我高兴还来不及。”

 

枪淋弹雨要继承他什么也带不走。奖牌丢在宿舍里不知道几个年头他终于找出来吹吹灰。

 

“老郑!”徐景熙看他找到候车坐放好行李箱喊他。

 

想想他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下,没办法郑轩走过来抱他一下。

 

其实他们都走过对方最为珍视的荣耀。

 

 

14

 

再过三年。蓝雨最终拿下冠军。从第六赛季开始等了几乎又一个轮回,经历了大换血之后稳定下来,闪耀的是他们新生代的光芒。

 

差不多了,徐景熙特别安静。作为队里资历相当的前辈跟着他们上了发布会。

 

只有他自己知道蓝雨并没有从训练营里找出守护天使的接班人,相反的,新生的牧师,一步一步打算撑起整个神圣的十字架。

 

他拿到一个冠军。觉得够了。带着笑摇头说自己不打了,开玩笑一样的愣的几个记者无法反应。和第十赛季开始所有人一样他有一枚冠军戒指,闪闪发光的映着自己整个荣耀的旅途。最好的队伍,最好的队友们,最好的搭档。就很容易想起三年前某一只鸭梨退役的时候缩着脖子说“我想和景熙一起拿一个冠军。”

 

老郑你看,现在我们都有一个,不是挺好么。

 

郑轩退役三年,他们没太大联系。新人要带,再过半年一年喻文州走之后没有人的战术地位更高于徐景熙。他经常玩命儿去做足功课,三四点亮着灯垃圾桶里都是被涂掉的比赛布置。

 

“前辈,你手机响。”选手通道里后辈拍他肩膀。

 

白色的呼吸灯只有一个人的来电,他想都不想,“老郑?”

 

“我说景熙你好样的只有郑轩那小子打电话你才肯接啊有没有把你的前副队长放在眼里!这真打算退役了也欢迎加入我们退役后蓝雨大家族啊,今天晚上来不来唱K了,我们特地都回G市看你们比赛呢!”

 

“黄少求放过,刚发布会下来。”没功夫质问他一边反应。

 

“我们可是看着你们发布会下来的,门口等你们啊,恭喜夺冠不见不散。”

 

 

15

 

黄少天,喻文州。他还真没看到郑轩。

 

“郑轩有点事,一会来。”喻文州知道点什么,把手机塞给他。

 

想闹,一群后辈吵吵嚷嚷跟着前正副队就去KTV,后面苦笑的,还有又变回当年小孩子的卢瀚文。徐景熙有点心不在焉,只看着自己口袋里两只手机。灯光晃晃的又吵的头疼,他出去。

 

“老郑。”徐景熙总是有很能一眼抓住人的功力。

 

有点尴尬,郑轩在抽烟,被呛了一下咳很久。

 

“压力山大…你怎么出来了。”

 

“是你不进去,这人?”

 

“里面不能抽烟,我抽完进去。”

 

徐景熙鄙夷的看他一眼“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更尴尬了郑轩干脆掐了烟头和他进去。

 

“哟老郑,蓝雨一大麦霸啊,快来给后辈们展示展示”

 

他也觉得挺吵的,自顾自坐在点歌机那的凳子上开始点歌。如果没有那些后辈在后面说话也许会让人觉得什么都没变。

 

会的歌都没有变,粤语歌,几个后辈没听过认输乖乖递过话筒。

 

徐景熙在心里默念一句我就知道。不过他的心情和无论多少次之前都不一样。

 

“小徐你不也会唱吗?”喻文州把自己这边的话筒递给他。

 

对视一眼。

 

就好像人生倒带到第一次,徐景熙刚进蓝雨那天的KTV,懵懵懂懂的被塞了话筒坐在角落听。

 

不过终究变了。

 

“景熙,恭喜拿到冠军。”郑轩说的很平静,他敲敲麦音响里有响声,灯光调的挺暗了,表情都不清晰起来。

 

“嗯。”他哼一声接着打算和郑轩和这首歌,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最后一遍,明年今日。

 

明年今日 别要再失眠
床褥都改变 如果有幸会面
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
惶惑地等待你出现
明年今日未见你一年
谁舍得改变 离开你六十年
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
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到这日才发现
曾呼吸过空气

 

———end———

 

不知道算不算郑徐的郑徐。一直以来不算冷cp也不热,粮食不多自己偷偷舔了很久结局改了五六个。喜欢郑徐的相处模式。喜欢景熙小天使。故事要写完所以一定会有一个结局。谁都逃不过退役是必然。但是他们荣耀路上有过彼此。

景熙生日快乐。

祝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86)

© 离号出走的D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