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号出走的Del

换号修炼,还会再见的。

【喻黄】三句话(2k5一发完结)

【喻黄】三句话(2k5一发完结)

By:Del

 

那么请问喻队,黄少天给你最深刻的三句话是什么呢?「明天见」「对不起」「多谢你」。


*下面才是正文,总之慎。

 

1

 

洗完澡黄少天去喻文州房间里一起复盘。刚刚入秋他穿着T恤拖鞋大摇大摆。

 

“少天这样不冷吗?”看着好笑喻文州把搭在自己电脑椅上的队服披在他身上。

 

黄少天吐吐舌头,喻文州做了禁声的表情让他不要说话。

 

正困着,黄少天就一边眼皮打架。

 

对方的团队赛一直打的很漂亮,他们才要特殊研究。喻文州拿着本子记录,拉过好几次进度条。

 

“少天……?”按下暂停他侧过头看见自己副队长趴在桌上睡着。

 

喻文州挺无奈的,伸手拍醒他。

 

“困了就回去睡吧。”

 

黄少天揉揉眼睛,一脸迷糊连身上的衣服都忘记“队长明天见。”

 

“嗯,明天见。”喻文州看着过零点的时间没有纠正他。

 

*

 

夏休之前几个小辈想要得命庆祝,拉着副队长去KTV还点了啤酒欢快的要命。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在好友圈带着地址拉起仇恨已经挺晚了。他有点无奈又头痛,只能开车出门去找已经舌头大到不知如何却还抢麦唱的要翻天的几个队员。

 

“包厢,嗯,询问您一下,登记人叫黄少天。”

 

真是胆子大的敢用自己的身份证啊。喻文州笑下,喊车把几个人送回宿舍。他们不都全醉了,不过黄少天是真的失去了战斗力。

 

“明天不头痛才奇怪”他这么评价。

 

黄少天喝醉了挺安静,眼睛有点红看着是一副被不知道谁欺负的样子。他大概是当喻文州生气。不过当事人却真的没有生的起气来。

 

嘀——空调开了出来舒了舒他一身的热气。

 

“还看着我啊…早点休息吧。”喻文州没办法,给他倒了杯子水兑兑口中的酒味。

 

黄少天还是看着他,接着杯子愣愣的。

 

“队长……”

 

“嗯?”

 

他有什么要说就是没说出来,最后安静的出奇只说了三个字“明天见。”

 

“行。”喻文州点头“那就麻烦少天送我去车站了。”

 

2

 

其实黄少天并不是所有时候都滔滔不绝。他有的时候足够安静,就像一个等待机会猎取食物的冷血杀手。沉淀掉以往所有的天真骄傲,思考越来越冷静却又越来越像一把夜晚指着人的寒剑,只是老了,锈了。

职业圈很少有人愿意服老。尤其到了这种时候,四期走到尾声,没人知道下一场是不是最后一场。 
 
烦躁。训练的衔接越来越慢,伤害越来越低。那个百分之零点几的数字都能看得出神了捏着拳头又无法说不信。 
 
喻文州从经理那回来,听到很响的推键盘声。然后很快的,留下没有回头的影子,黄少天根本没有看到自己。 
 
只是这样交流。喻文州也看着他留下的训练数据,无奈又心疼。 
 
团队赛开始轮换,黄少天打了两次第六人。被以这样的方式冠以退役信息并不好受。他只是摇摇头把话憋到上场再说。一句话打三遍却又不厌其烦,对手发现黄少天的话唠同年龄增长越发严重。只有喻文州觉得他的话真的越来越少。至少在他面前。 
 
回宿舍喻文州敲他房门。没锁。里面灯还是开的。笔记本里循环着上上上场团队赛里夜雨声烦的失误。不过黄少天本人睡着了。 
 
他睡的特别死。有点感冒了呼吸困难还是睡的沉到有人进来都毫无知觉。 
喻文州没办法,脱下自己的队服披在他身上。 
 
** 
 
其实每个人看的都很清楚。 
 
喻文州端着饭和黄少天坐一桌。刚刚还仰着脖子和对桌喷垃圾话的副队长一下子安静下来。他心安理得从喻文州的盘子里夹走一块回锅肉,往嘴里扒了三筷子饭。 
 
“汤够吗?”喻文州笑着问他。 
 
黄少天吃的狼吞虎咽摇摇头。 
 

他点一份牛肉两个人一起吃,喻文州很耐心的挑走青椒,然后拿起黄少天空了的汤盆再去给他舀了一碗。 


“队长你这样以后肯定不愁找女朋友”黄少天眉开眼笑的接过汤又口无遮拦不知道算不算夸赞。


食堂电视里放到他喜欢的歌,于是剑圣本人跟着节奏抖了起来。


“嗯,说的也是。”喻文州扶了把他碗上差点掉下来的筷子。自己才夹起盘子里被遗弃的包菜。“少天多吃蔬菜。”

“队长你们真的不在交往?”几个人抢着去端盘子远离又开始喋喋不休的剑圣,突然那么一问。 


喻文州端着两个人的盘子面带笑意,至少弯了眉毛翘起嘴角怎么说都是笑的样子“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 


喻文州在弹钢琴,骨节分明按着黑白琴键。

 
一个人的时光。 
 
下雨的冬天才不会有太多顾客,只是偶尔有得救一般缩着脖子进来点热饮的过路人。 
 
“店长之前是干什么的?”大学生在这里打工,却很巧不知道电竞圈这些事。 
 

喻文州笑笑,从弯腿琴凳的书箱里拿出曲谱,说出来也无妨,他想。“我以前…是打电子竞技的。”


咖啡拉花非常精致,只是有时候不明的雨滴,剑与六芒星。 
 
“雨停了” 
 
天边还压着层层的云,只有一点破开厚层的光亮,又好像是足够了,让人想到温暖光明这样的词汇。 
 
喻文州眯起眼。那天他同样打着伞淋湿自己的半边袖子。一路沉静。 
 
没有无家可归相守相依,只是他正好带了伞而他没有。 
 
这么简单,于是他说“文州,多谢你” 
 
一语多关。好像一根细针插进胸膛,破不开血来,却生生的疼。 
 
“不客气” 
 
  3

 

喻文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约黄少天是在咖啡店里。

 

新开的店装修后关着很久,退役之后,也不知是对G市如何感情才留在这里。

 

黄少天挺惊异的,毕竟他作为第一个知道的也隔了那么晚。

 

“少天不带女朋友过来?”喻文州询问的友好而礼貌。

 

结果黄少天只一个人。市区的公共交通到这里晚了半个多小时。

 

他学会变的沉稳,或者只是生怕说错话的安静。

 

“怎么不说话?”喻文州做好两杯咖啡段过来,拉花是蓝雨的队徽。

 

“……对不起”

 

其实喻文州还真介意,只不过笑的看不出藏在心里的表情,“少天,下雨了。”

 

***

 

全蓝雨上下都以为喻文州和黄少天会在一起。或者从某一天早上黄少天穿着喻文州的队服去训练而自家队长穿着白衬衫时大家就一副懂了的表情。

 

解释无用。他一堆垃圾话喷过去第一次被集体用队长这队长那一一还击。

 

剑圣倒没有脸红,他其实挺不喜欢的,最后和喻文州说他想“谈谈”。

 

正好下雨天,喻文州撑他去食堂。

 

黄少天极少的有着不知何来的警惕性只站进了半边身子。话卡进喉咙里,割出血来又摇摇头。

 

喻文州拿着伞的手靠他那边,自己湿了半边袖子。暗示明显如此,喻文州怎么可能看不明白。

 

“我确实喜欢少天。”他撑伞的方式同样暗示明显,苦笑一下也摇摇头。

 

黄少天脱下自己身上喻文州的队服还给他。自己穿了短袖湿半边肩膀。

 

“队长,对不起。”


4


黄少天私底下很喜欢说方言。所以他更多的不说“谢谢”,而是弯弯嘴角满眼是光芒的一句“多谢你。”


喻文州六点半敲上闹钟起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好一会,没有太阳,风吹着树影一片冷调。

 

桌上队服叠的整齐。他穿上拖鞋下去看,确实是自己的名字。

 

黄少天起的比他更早还回来了衣服,还留了张字条。

 

得力的便签却是放的很久了边角沾了咖啡的印子,后面没有什么粘性喻文州拿衣服的时候差点掉到地上。他把便签收进了放经年不用曲谱的抽屉里。

 

上面只有五个字,不是黄少天平日张扬的撑满粉丝递过来的本子的签名。小小的在最中间。

 

文州,多谢你。

 

——end—— 
 
发出来改了两次……其实就是全文少天只重复了三句话的故事……大概吧【明天见】【多谢你】【对不起】。刚开始顺序是132,时间轴看着太别扭了。才改回了123.但是……总之觉得。最后还是以多谢你来结尾吧。谢谢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31)

© 离号出走的D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