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号出走的Del

换号修炼,还会再见的。

【王喻】无关爱情(2k5一发完结)

【王喻】无关爱情

By:Del

全文私心,慎入。

 

1

 

喻文州很自然的给王杰希打电话,咖啡喝到一半。公事告知向来平淡,这个时候没有其他部门的插手他施展也同样官方“王队,之前说过的训练营联谊赛,蓝雨明天到B市。”

 

电话那边有点小吵,并且可以听出来不是在公共场所那种吵闹,早上八点多,能听出有哪几个技能的名字。还在新手训练营指导新人吗?

 

“嗯。”王杰希单字答了一声,他说话没有B市人很重的鼻音,倒是淡的像风吹过草原的轻响“不过,喻队已经到了吧。”

 

“夏休期,只能亲自跑了。我对B市倒是比训练营负责人熟悉的多。”他嘴角勾一下,把McDonald的纸袋子揉一揉丢进垃圾桶里。

 

“下午去找你。”

 

“鹿港小镇吧”喻文州搜刮了一下记忆中的几个地方,他倒是很有点无奈偏偏不喜欢找这个字了,辛波丝卡诗选还放在桌子上,不期而遇,一见钟情。

 

“好”

 

电话挂的很果断,既然王杰希在训练营这样打扰必然不好。他倒是能想象出听到那句“下午去找你”的时候新人是怎样的欢呼了呢。喻文州捏着咖啡纸杯下楼,在前台先预定了足够的房间,然后顺着把还剩一半的的苦咖啡,带着底下根本没有搅开的砂糖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至少天气不错。

 

 

2

 

全明星轮回主场那次到最后有人包了鹿港小镇的单间,坐不下还有人颇为不满,里面反到是比外头还闹得头疼了。

 

“我出去走走。”喻文州很自然的摸摸口袋里的皮夹,就出去了。他话其实只说给几个人听,声音不大甚至都不想让其他人注意到他出去。

 

王杰希是几个人之一,也跟着出去了。

 

出去走走之名,其实就是两个人坐着外面的公共位子,面对面。

 

“反正不饿,点冰沙吧。”

 

所以现在喻文州吃完午饭照例也点了芒果冰沙。说实话也没有例不例,这些事他都并谈不上习惯,就包括他和别人吃饭的时候点菜都会因人而异。

 

耳机里放着bossa nova,“谜”的新专辑,魔术师喜欢的音乐类型。

 

“听说女士才比较喜欢。”

 

“你不也喜欢吗?”

 

喻文州很顺手,一勺子冰沙舀到他面前。王杰希也很自然,不过是刻意握着他的手,不接过勺子慢到要让他看出吃掉冰沙的每个动作和细节。

 

“再加一份?”他饶有兴趣,还是收回勺子看王杰希坐下,没有带包一身轻松,衬衫有点褶至少说明上午工作辛苦着。

 

“好,恋爱冰沙。”

 

他们都若有所思。喻文州勺子敲敲已经喝完饮料的玻璃杯算是同意。

 

“还想吃点别的吗?”至少刚刚从外面进来,里面的空气还是让王杰希舒服了很多。衬衫真是没换,不是纯白,背后倒有明显的汗迹。

 

“王队这是要尽地主之谊?”他心知肚明,否则刚刚怎么会已经结过账。

 

 

3

 

他们没有谈恋爱。王杰希和喻文州没有谈恋爱。左右欠还分的清楚一笔一划都在心里记账。

 

吃饭王杰希付钱,就意味着晚上喻文州负责“招待”。条约无形又分明。

 

“在想什么。”潮水一波一波袭来喻文州咬着嘴唇没有抗拒又丝毫不迎合,他安静,身体却比王杰希还热。

 

没想什么。喻文州不说话,又勾紧了点脖子保持一个不会掉下去的姿势,闭着眼感受他的攻城略地。

 

 

早上醒是开足了空调冷到抖,床上是两个人的干净衣服,浴室里水声很响。喻文州看了下时间停顿半秒,又盖着被子翻个身。他记得昨天自己洗完澡回来自己铺的被子。

 

王杰希的手机亮在那,指纹锁解不开,他看了几眼都是微草的短信,备注全不过是带姓带名。

 

喻文州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机,发了个空格“ ”。极其像打错了手抖发出去的。

 

手机没有震动没有铃声,只是和刚刚一样多亮了一会。备注毫不新鲜看不出和任何人有差别。——喻文州。

 

 

4

 

王杰希考了驾照。正好是B市车牌难拿的时候,他第一次开着车去机场接人,隔着两排停车位都能看到新车闪亮的。

 

六点不到,喻文州很简单,只拿了一只电脑包。

 

“王队不用来接我。”他叹口气。

 

“嗯,再说吧。”王杰希系上安全带把他的包放在副驾。后座上空空荡荡,甚至都没有被别人翻过没放回去的杂志。他在镜子里看了眼喻文州,摇下车窗一个小小的缝隙,倒是毫无睡意,顺着镜子的光线反射与他对视。

 

“什么时候退。”

 

“和你差不多。”

 

他们毫不忌讳这种话题。天还没亮路灯倒是熄灭了,趁着红灯的功夫喻文州微笑着凑过去给他一个吻。

 

“G市同样欢迎你。”

 

 

5

 

约定很好,只不过从何谈起。

 

王杰希去了G市,提前一天发了短信。他几乎对暗号,经年旧事又拿出来提的好像。喻文州才一直说他真的是长不大的魔术师。他发了一个空格。

 

喻文州就看到自己给他的备注了:杰希。

 

“我去机场接你。”

 

“嗯。”

 

他们不吃冰沙,买了一个甜筒各吃一半,混到最后嘴里喊着凉凉的没化的草莓味就接吻。

 

“这次有些小吃我必须要带王队吃了。”

 

“已经不是队长了,文州”王杰希改口,不过喻文州再没有看他手机的机会。

 

“也对。”喻文州拦了出租车“你坐后面吧杰希。”

 

 

6

 

你见过他沉默,见过他微笑,你见过他生气吗?

不,如果不是恋人也没什么发火的权利吧。

 

嗯,也对。

 

喻文州就想到一个不好的比喻,廉价又有害身体的速食品。他对着镜子刮胡子,无奈的自嘲一下。

 

明天的飞机去B市。他十二点花了三秒思考从床上翻坐起来,有一只小箱子装了衣服。他穿三件,是并不特别寒冷的G市冬天和随时有可能下雪的B市。

 

“师傅,去机场。”

 

路灯照亮着似乎很久不见的赶机光景,又是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

 

他并没有把握。无关战术心理爱情荣耀。

 

王杰希的手机号还在他那存着,退役之后私人号码也被加进了常用的手机通讯录里,他在前面加了个字母让王杰希的号显示在最前面。

 

A-    杰希。

 

这样看上去又不够好听。他想了下把A扩展出来:Aloha——我爱你。

 

 

7

 

凌晨二点二十的航班,他特别熟悉自己多次在出租车上看外面一点点变亮。然后和设想的一样在旅馆说话隔着手机里看不见的短波,被揭穿。这种戏码通常能换来的一个下午他特别清楚也百试不爽。

 

王杰希此时又是不知在何处,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应他或者不回应他。喻文州看看B市的天空,却是昏昏暗的要下雨。就和,要哭一样。冰沙这个季节没有理由有,他倒是一个人点了份。

 

“恋爱冰沙。”

 

“您一个人吗?”

 

“不,我在等人。”喻文州以为自己嘴角有一丝笑容,期待又自信。

 

拨打电话等待接通的时间那一秒不到好像过了几百几千秒。机械声音,什么样的都在脑中思考过无数种回应方式。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他嘴角一抬似乎刚刚的演练奏效,只是不拿手机的手却拧着裤子口袋里没有剪掉的线头有点发力发紧。

 

他摇摇头返回了通讯录的那页。

 

删除。

 

Aloha——再见。

 

 

———end———

评论(5)
热度(40)

© 离号出走的D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