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号出走的Del

换号修炼,还会再见的。

【关爱治疗联文-唐礼升篇】渡灵

【唐礼升篇】渡灵

By:Del

 

*关爱治疗联文-唐礼升篇(虚空守护天使:守灵者)。重要前提:第十期迎新。请戳【

 

 

训练完了他出去吃肉夹馍,转了两趟公交车排挺久的队伍,晃晃荡荡刷一路手机。微博跳了不少消息都是队友的艾特,其实自己并不是这么有名气的选手,即使不屏蔽非关注,也只是少得可怜的转发量。

 

连聊天的人都没有。他特别无聊,手上戴着刻了自己名字的单戒,搞不清楚手指乱戴着,谁都知道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

 

TLS。他自己摘下戒指,手撑着公交车的车窗微微靠着拿起来,反过一小道早就不亮的闪光。然后是自己名字的缩写,已经磨去一点,倒是还能辨认的清楚。

 

唐礼升。

 

只是想要让更多人记住的一个名字。

 

他摸摸鼻子特别无奈。就像经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对着手里的资料念了三遍,却又在谈完后的午饭时间擦完嘴问他,“唐……小唐?”

 

“经理,我叫唐礼升。”

 

车子轰轰的颠,下了一波人,又一波人。他却要等到真的没有人的站再下来,然后走漫长的三条街回去。人生孤独,你还在这乱想什么呢。

 

唐礼升有点自嘲又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只是戴回了戒指又握拳把手塞进牛仔裤口袋里了。他拿出手机,还是虚空队徽的防尘塞。

 

已经快要第十赛季。

 

不知不觉的光阴,把什么都磨平了。

 

他拿出手机,倒是不小心被群消息刷了个满屏。

 

新赛季之前战队上报名单,就又是新鲜的血液融入到这个荣耀的世界里,滚滚流动。

 

兴欣,安文逸。牧师,小手冰凉。

 

同为治疗选手唐礼升又怎么会不清楚。

 

不过钟妹子给的这队形不对吧?

 

一边扫着记录他倒是很快复制了现在还在刷着的话,改了数字按下发送。

 

唐礼升:欢迎!小手快来躺平任调戏!+6

 

一年更比一年浪,妹子更是没节操。他倒真是笑起来,一个挺高个子的男人,头发天生有点卷卷的,即使车里没有站着的乘客还是不坐位子,笑着却是有两个酒窝,有点甜甜的。

 

他跟着车子一晃一晃的,防尘塞上荡下来的队徽也一晃一晃的,有点敲着背后的壳,稀奇古怪的一堆小怪兽。怎么怎么,这壳看着很奇怪啊。我们战队不是叫虚空吗?

 

唐礼升在群里的等级还真就在在役选手里面垫着底,到哪里都发挥着虚空的特质,队形跟着尾巴除了妹子们之外也垫着最后。怎么说呢,真是个好奶爸啊。

 

他跟着一帮人捶桌笑,又看看群里这么久增加的那些名字,一个个都和自己的一样,是满满的荣耀。他的酒窝更深了点,好像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

 

X市本地人,唐礼升刚开始玩荣耀并不是想要进职业圈的,他总是高高个子又有点萌萌的,会骑着自行车帮别人带外卖,喜欢穿三号球衣在足球场上跑。五讲四美三好学生,似乎什么都很优秀。

 

“你那么聪明,打游戏也一定很厉害吧。”

 

那个时候虚空刚刚建队,在X市火着的,条幅拉的满体育场,他踢足球的时候都能看到没有收起来的。想想有点骄傲,又是周围都传着。

 

“荣耀一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吧。”他继续骑着自行车,框子里放着足球,后面夹着一袋子五六瓶水在去体育场的路上。

 

“唐大,要不要练只号和我们一起玩?”

 

结果唐礼升看了一帮男生的职业配置,摇摇头否定着他们最初给自己挑的驱魔师,练了一个守护天使。弯弯嘴角给队伍做最坚强的后盾起来。

 

那时候在并不是这么激烈的第四区,既非当时的新区,又没爆发性的出过太多优秀选手,他一小个副本拖着那么几个人带上记录的前十榜。

 

再加油一点啊。

 

荣耀似乎就是一个很近的词,炙手可热的,填满了他的整个世界。或者说只要想到,就能让他不经意的笑。

 

“我想加入虚空。”

 

七八月的阳光最晃眼,树影斑驳只透着细光也照的地面滚烫。车铃响的叮当但是却又影响不了内心的静如止水。

 

“我想加入虚空。”

 

还是高高的个子,头发卷卷的他最后把自己带来的便当都分在了训练营。

 

当然训练营的不止是新的训练生而已,他还记得那个时候李轩特别好人的等在最后面,看着身高感叹又碍着面子不得不勉强伸手,唐礼升正好低下头。李轩拍拍他的头说“要加油啊。”

 

眷鸟三回,他操作着最初的号一步步踏着石子踩过瀑布摔过岩浆。

 

真就加油下来,那么久了。

 

唐礼升看看外面,天暗下来亮起橘黄色的街灯,一路过去是越来越矮的房和稀少的车辆。

 

刚刚调的亮度正好的手机光现在照的自己的脸,印在车玻璃上有点刻意吓人的感觉。

 

他好像小小的做个鬼脸,看着前头的镜走到后门去,礼貌又不为打扰的冲着镜子里能看到自己的司机点头。

 

司机一个刹车打开后门,他正好下去,踩着公交月台铺的高出一层的水泥。

 

车上再空无乘客。看着时间又真是末班了。偏远的路线,最后一班车就是临着夕阳开向夜晚啊。

 

唐礼升摸摸鼻子,打一个很不对的比喻,如果被他以前的老师知道恐怕要改观不知道多少了。

 

他站在队伍的尾巴城市某个安静又无人注意的角落,像是每个故事里安静至极的渡船之人,又看之真切,也从笑应对。他的十字架生为守灵,自当包容所有的不公安排。

 

就想到某场比赛治疗带来过劣势,全队看着他的反应,指挥命令都只有询问意思,守灵者却在注视中二话没说的走去了换人区。分明理智,取舍果断。

 

于是所有的东西都溶到那深深的酒窝里面去。

 

唐礼升。

 

又乱想什么呢。

 

他揉揉头发坐在公交站的位子上刷着手机,又是跟着他们发了萌萌的颜文字和不明所以的队形。

 

上YY?

 

他的有点娃娃音,耳机线绕好的不需要理开,就直接戴上了。

 

“小唐打算唱什么呢?”

 

“我吗?我听大家唱就很好。”

 

————end————

系列传送门:

预热段子】By:红裤子

第十期迎新】By:橘子

徐景熙篇】By:DelNJ(没错还是我)

袁柏清篇】By:洛墨笙

评论(6)
热度(93)

© 离号出走的D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