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号出走的Del

换号修炼,还会再见的。

【乔莫】不说(五千字一发完结/卖个安利)

【乔莫】不说

by:Del


*小料本《乔小帆和莫凡凡的那些事》文稿。已完售。混更。


1


走路,声挺轻的。


莫凡还调着靠背一个人在晒太阳。


训练室里特地放了杂志架,里面五六期电竞之家都是过期的。


他把自己的帽子戴上,遮着耳朵有些暖和。窗户还是漏风,空调舍不得开,打了二十分钟就关上了。外面冷透,过一会手也是凉的。


冬天啊,手缩在袖子里就不想伸出来,就算碰键盘也一样。他就想到乔一帆的热水袋是个仓鼠头,就连偶尔上网游地图加载的功夫,都把手缩进去暖和几秒钟。


脚步声更近,莫凡回头。于是才发现那盆沙糖桔结了,看上去卖相不错,如果加一个红色的蝴蝶结肯定更加喜庆了。


是谁呢?


乔一帆推开训练室门进来,暖系风格的耳罩,手上还都是包。


“新一期的杂志。”他先递过来的是本电竞之家,别的什么都不说。


莫凡就想,你这是让我看么?人忙活着,训练室里总之加了些什么,乔一帆放下一部分东西又还要回上林苑。


算了,那就看吧。


不过真巧,翻开来果然关于兴欣的报道不少。尤其是同时上任的正副队:乔一帆和安文逸。包括在采访上两人配合默契的一问一答和下方所附的照片。兴欣的战术地位最重无疑在阵鬼和牧师。莫凡仔细扫扫,全文也没什么提到自己的地方。


仓鼠不高兴了。莫凡想问,你就让我看这个啊?乔一帆不在他也没法问,一个人憋着股劲打算开电脑上网游。


“不去吃饭呀?”乔一帆回来了,站在门口叫他。


“嗯。”


“那走吧,不远新开了一家蒸菜挺好吃。我想应该和你的胃口。”


确实不错,特别冬天的时候,很暖和。


2


季后赛的莫凡就一直是个出人意料的定位。杀人总是挺出其不意,又是躲避和观察局势的好手。


第十赛季那会很多人给莫凡的称谓是“大神杀手”,现在都改口了后辈在后面喊他“杀手大神”。


“怎么又跟着后辈打网游?”乔一帆就没办法,看着莫凡跟在几个训练营的小家伙后面等着前面杀完了上去拾荒。不过莫凡现在也不仅仅是拾荒,看着公会的打不过他也自己冲上去,基本上是对面哭的多。


“嗯…”莫凡偷杀了那边残血想跑的召唤,回头完全没有答话的意思。


只能哭笑不得,几个后辈看看自己队长只差着撒娇卖萌,其实莫凡挺受后辈喜欢的,即使话不多。


“你记着啊。”


“哦”


说完不过没事,乔一帆自己也坐下来,几个后辈还挺担心的瞅着差点被一锅端。“看好你们的角色”有点无奈,最后乔一帆从盒子里找出一张阵鬼的账号卡来。


刚刚看了眼已经全记住地图和坐标。乔一帆什么也不问,连组队都不接,自己都觉得挺有意思的看着那个忍者在草丛里蹲着一动不动。既然没组队他想那好,于是到没多远的对着他放了个冰阵,一下靠着人品打出完全冰结。


忍者冻着转不了头,只能是莫凡转头了,好像还挺有意思的,算着时间也多看了乔一帆的屏幕几眼。


“啊……前辈?怎么回事!”后辈的反应慢了一拍,正打算回头冲过去。怎么回事他一点也不知道。


莫凡有点懒得解释,用词挺特指挺刻意的“你队长”


难道不是你队长了?乔一帆在心里腹诽。


然后就那一瞬间,忍者和忍者的火炎斩一块冲了过来。


鬼步!阵鬼开起高速移动的技能,在网游里的低画配下那里一片残影看着有些慎人。不过这也不影响,躲开之后乔一帆不假思索的放了一个暗阵。


成功了吗?他视角转动,技能转到瘟魂守护上打算下一步。


可惜并没有。


忍法•替身术。活动范围的限制带来很大缺陷,莫凡不可能选择跑到再往前的厮杀公会中间,挺而走险的是阵鬼的背后。即使这样,他毫不犹豫:忍法•雀落。


击中!


几乎同时,反应过来的阵鬼放出一个残影。


下下计。乔一帆扫过技能,这只号的残影并没有点满,抵御的伤害远远不如所想。不过够了。他预测着忍者可能的走位往左边划出一道月光斩。


知己知彼,同样忍者回敬他忍法•百流斩。


两人的招式这次都击中对方。血量掉的不相上下。当然,莫凡的血量一开始并不满。


野外一对一阵鬼想要单杀还是不行啊。这么感叹一下,乔一帆取消了差点波及到其他玩家的鬼神盛宴改成了死亡墓碑。


忍者没躲开,鬼使神差的一个背身缚首术把阵鬼丢到了几个公会里。


同时丢过组队请求。然后看似朝着自己:忍法•樱杀碎月。


队里的后辈都是残血,公会看着差那么一点就要打不过。阵鬼看看周围于是是一脸“我就是被扔进来的叛徒”,鬼舞盛宴把自己也罩在里面。


“你打算好的?”乔一帆觉得挺惊讶,向来明白莫凡赛场上的战术技巧,即使他不说,也很让人佩服。


“没。”刀魂守护降在自己身上,莫凡并不惊讶。下一秒的忍法•影舞,影分身替阵鬼挡下攻击。


3


李华退役,莫凡低调的接过第一忍者的称号,兴欣还挺庆贺,同时他们也有一个顶尖的阵鬼。会易主的毕竟不仅仅是账号卡,还包括各种称号。即使历史被人津津乐道,他们还是抬头,挺直了腰板向前看。


第十赛季往后没有第二次拿下冠军。而这次兴欣的状态却是很好,士气高涨的积分第一杀进季后赛。


兴欣客场对战双神枪核心的烟雨七比三打了胜仗。主场更是八比二打的响。


团体赛之后莫凡第一个出来,投了硬币按瓶可乐,冰的。


“莫凡呢?”乔一帆在休息区问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发布会他们不常带着莫凡一起,大多数情况是和唐柔,安文逸。


团体赛最后,莫凡残血反杀了对面的刺客,甚是精彩。无论出于媒体还是观众角度,这次发布会莫凡也是需要上的。


何况他用的此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毁人不倦,重新打造的十六叶主攻速度方向,拾荒者的本能融入打法形成独特风格:保命,反杀和收尾。在战局里无疑重要,不论出于救场还是补刀。


所以莫凡冻着手冰可乐喝到一半被拉上台,他还有点热,背后都是汗,赛场上紧张的。


“莫凡选手这次比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用影分身为队友挡去攻击,这是我看到过忍者职业很少有的辅助能力。请问莫凡选手这种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呢?”


“本能。”莫凡答的挺干脆的。第一次他这样用忍法•影舞是给乔一帆的阵鬼。


“我们也知道,莫凡选手之前是一名拾荒者,请问这样的经历对你现在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呢?”


“大局观。”


乔一帆在旁边听着,也跟着点头,记者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自己采访一名不爱说话的选手得到的消息是不够的,于是话筒立刻转向了兴欣的队长。“乔队刚刚点了头,想必也同意莫凡选手的观点,那么能否请乔队具体说说呢?”


“网游里的局势有的时候比比赛更加复杂,而拾荒者大多数情况都在厮杀混乱的战场。需要的不仅仅是大局意识,更是综合素质。”


新闻官接回说话权表示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那么最后三位选手谈一谈这个赛季的期望吧。”


话筒第一个递给安文逸“希望兴欣能保持稳定的发挥。”


乔一帆跟着笑“好好比赛,取得无愧努力的成绩。”


莫凡最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很简短的两个字,掷地有声“冠军。”


4


乔一帆有的时候也觉得累了。晚上磕在自己的电脑桌上也会睡着。


兴欣的训练室晚上十点半开始就要求回去睡觉,管理确实人性化尤其对于新队员来说。但是战术核心必然不同,晚上看着比赛视频在电脑前睡着,过了半小时冷醒了或者手酸的不行又起来,调到前面继续看。肚子饿了混着不知哪个假期留下的饼干饼干喝保温杯里已经凉了的水。


“失误了。”莫凡和他竞技场,指的丝毫不留情,鬼步之后衔接暗阵慢了半拍,毁人不倦抓住机会又是一个反杀。


心知肚明,只不过没人说。莫凡桌子下踢了踢乔一帆,给他一包咖啡。


其实又有谁不是?安文逸即使到现在还没放弃野队的单治疗训练,唐柔还是热衷于PK几个退役的有时候上夜班回去还被她拉着竞技场。


莫凡呢?他也裹着被子自己复盘。最后,总之有一天他就去敲乔一帆的房间。


“莫凡还不睡啊?”乔一帆有点不知所措,天气没有完全回暖,他看着莫凡穿着拖鞋进来还是愣了一会的,“不冷?”


莫凡摇摇头,他的房间向北,乔一帆向南,总比他那暖和点。


电脑上还开了段视频,进度条停在一半,桌上的纸记了好几段时间。莫凡有些自顾自了,乔一帆愣着他就拿过鼠标拖到一个点“这里。”


与乔一帆所注意的点几乎相同:寒烟柔和团队的衔接性。


“这里啊”乔一帆有点惊讶,大晚上的就是来和自己讨论这个了?想归想,他也说自己先前的看法“我觉得应该控制一点寒烟柔的行动,尽量在牧师的治疗范围内。战斗法师确实是近战职业,不过可以用来引导敌人进入我们的攻击范围。”


“可以。”莫凡想想。


“那看来我们的意思不一样了。你觉得呢?”乔一帆立刻听出来他这句话后面的意思,于是微笑着回头等下文。


“放生。”他坚定。


这个想法太大胆。乔一帆听到这句不免诧异。放生可以,如果他们在另一个方向布局……这大概也是莫凡的意思了。虽然大胆,也可以作为新的战术“时间还很充足。”


“嗯”莫凡点头,下一场比赛还要过三天,他们可以一试。


“还有别的地方吗?”


莫凡再是点头,然后又摇头。他带了个保温杯来,公用厨房刚烧的水,还热的,给乔一帆倒了满满一杯。


5


快回暖的时候兴欣一起去吃了这个冬天最后一次火锅。正好也是又赢了一场比赛,全当庆祝。


锅底按包子说的不吃辣不是男人,点了鸳鸯拽着罗辑坐去辣的那头。


“你不吃辣吧”乔一帆掰开自己的一次性筷子,和莫凡一起坐另一边,把每个人的茶杯都拿过来帮着倒了茶。莫凡坐在旁边不好意思闲着,就接过茶杯给每个人递回去。


兴欣的共识是不喝酒。至少集体活动的时候明令禁止。偶尔几个人出去,倒是偶尔会有。


莫凡就想到上个赛季兴欣输掉之后,晚上睡不着和乔一帆两个人偷偷出去吃了顿火锅。喝了啤酒两个人都晕晕乎乎不知说了点什么。——不吵,不讨厌。他这样评价。


“队长,这赛季我们的目标是冠军!”后辈们都吵吵闹闹的,有点得意忘形,夹着涮好的羊肉羊肉往嘴里塞。


“是冠军,所以明天要准时来训练唷!”乔一帆笑笑,下了点菜。他倒是看莫凡一眼,无奈莫凡专注着筷子下的肉没有注意。乔一帆也就这么想起来了,记忆回到那天他们俩出去,十一二点的火锅店就那么一桌热气腾腾。想到什么,他给莫凡夹了鹌鹑蛋。


你没忘啊?莫凡看着乔一帆,拿起茶杯和他轻轻碰了个杯。


“一起加油吧。”


“嗯。”


6


时间过的挺快。转眼看到包子穿着夹拖在训练室里走,踩的声音啪嗒啪嗒的。楼下的售卖机又开始经常售空起来了。


莫凡喜欢喝可乐。


乔一帆顺带给他买水,递过去的时候偶尔也是顺便讨论两句战术。


其实他们还是意见统一的情况更多。即使阵鬼的大局意识与莫凡作为拾荒者所培养的完全不同:前者是为了辅助队友,后者则是为了保命。不过毋容置疑的是二者契合的战略必定比其他更加全面。何况他们还有罗辑,演算下的布局相当可靠,成绩有目共睹。


进入四强之后电竞之家就又做了个四强队伍的专门采访。其中就有兴欣。


说真的莫凡还记得季后赛刚刚开始的那份报道,其他人完全不知道这事儿,正副队两个人算是去了,站在一起讲的还真是默契。


“这次谁去?”乔一帆就问。


对手蓝雨,治疗是还未退役的守护天使徐景熙,安文逸压力自然最大。副队不说话,一片沉默。


莫凡想想最后举手。


“那行,莫凡和我一起去。大家继续训练。”


乔一帆开门,先不去记者等候的房间,两个人去了自动贩卖机前面。


不说可乐,其实莫凡也知道乔一帆喜欢喝柠檬茶,所以他先投币,按了两罐柠檬茶出来,递过去一罐。


挺凉手的。不过没有想象中那么酸,有点甜。


7


最近安文逸总觉得有点奇怪。无论什么训练结束或者开个小差总觉得莫凡和乔一帆好像很近,等下莫凡你不是坐在队长旁边吧?虽然这么问了,又好像什么都不是的样子,两三句交流,后面就是各训练各的。


“队长和莫凡前辈关系一直很好啊?”后辈都是“副队原来你不知道吗”的模样。


安文逸于是摘下眼镜来擦擦,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看错了还是没有看清楚。“唐柔你说呢?”


“竞技场看到过他们两。”唐柔挺有兴致的,刚刚K.O.了一个还算有两下子的对手。


不过,莫凡本来也真是太安静了。完全无法想象交流难度啊。感慨没用,这么一思考,果然还是交给队长吧。


乔一帆和莫凡不过测试了两个训练软件,回头怎么人都没有了呢?


有些无奈。莫凡倒是不管他的心情,站起来把自己的电脑椅放回原位。


“那就去吃饭?”


“蒸菜。”莫凡提议。反正没人想着叫他们吃饭了,自己开个小灶不过分吧?


“嗯好。”


8


兴欣最后如愿以偿。


颁奖之前微博上炸的底朝天。


莫凡年初的时候拍了训练室的沙糖桔附上一个“。”魏琛把那条翻出来说“老夫送的橘子,果子结的叫多吧,肯定大丰收!”叶修一感叹,把这赛季一个新人的宿舍照片翻出来感叹“哟你们现在住这么好啊,想想哥当初,啧啧啧”


七七八八的炸出来当年的前辈们,照的他们的路一片光辉。


这是他们的第二枚戒指了。颁奖的时候莫凡站在乔一帆旁边,队长手举着奖杯,戒指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还被媒体排了调侃。


其实没人知道莫凡的戒指也戴在无名指。


“再偷偷出去吃个火锅?”乔一帆晚上就发短信给他。


“嗯。”


又是喝酒。两个人挺心知肚明,也都想从队方那里问点什么东西。


大半夜只开着一桌。老板笑着责怪这么晚出来的年轻人,倒也乐意店里减些寂寞。看着戒指乐呵呵的就送了盘枣子给两个大男人开玩笑。


什么意思?乔一帆和莫凡对望了眼。


你也戴在无名指上啊。


他们相互明白,便不说开。


仓鼠又不开心,想着你知道我喜欢吃鹌鹑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呢。


乔一帆做了个禁声不说的表情,又给他夹了个鹌鹑蛋。


——《不说》完。


评论(6)
热度(58)

© 离号出走的Del | Powered by LOFTER